印度游客选择的是正规的山路

2020-11-22 15:24

脱险两天之后,印度女游客vineela回忆起获救时的场景,仍显得很激动,她用英语连说了三声“谢谢”。

1月31日,7名印度游客和1名中国游客在青城后山游览时遭遇今冬首场降雪,天黑后他们仍被困半山腰,面对积雪路滑、缺乏照明的山路,他们被迫报警求助。在得知消息后,青城山景区后山管理处的工作人员派出5名工作人员分头上山,最终成功引导游客脱险。

“我们这次遇险,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能安排好时间。”黄建和vineela都这样认为。“这次事情也给我们深刻的教训,以后登山一定要事先做好准备。”vineela说,“以后有亲友来成都,一定还带他们去青城山,但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尽管距离快铁开车只剩不到10分钟时间,尽管彼此语言不通,印度游客们仍拉住杨继涛,表达起他们的感激之情。杨继涛婉拒了印度朋友的现金感谢,始终只有一句话,“这是我们的职责,应该做的。”最后,印度朋友和杨继涛合影留念。

青城后山景区山路夜间缺乏照明设备,管理处工作人员表示,在秋冬季,特别是雨雪天气,游客特别要注意规划时间,提前下山,以免发生意外。

一路游玩,到下午3点过,黄建一行沿着飞泉沟上山,攀登到了白云索道上站。直到这时,一直沉浸在美景中的他们才吃上一顿简单的午饭。黄建说,原本的计划是乘坐索道下山,但当天索道并未开放。于是,他征求了印度朋友们的意见,大家决定再往山顶走一段就返回。“我们简单计算了一下时间,原本以为三个小时足够下山。”黄建回忆说。但是,大雪在带来别样景色的同时,也让山路变得格外难走:积雪在被反复踩踏后化作暗冰,十分湿滑。

“我去过几次青城山,但没有哪一次有这么惊险。如果这些印度朋友出了什么事情,我怎么跟公司和他们的家人交代?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黄建如是说。于是,他拨打了110报警求助。

这原本是一次愉快而特别的出游。1月31日,星期六,在天府软件园一家it公司工作的黄建临时扮演了导游和领队的角色,带领着7位印度游客从成都出发,前往青城山登高游玩。

“印度游客选择的是正规的山路,相对来说还比较安全,也容易寻找。”杨继涛告诉记者,近年来,徒步穿越越来越受都市上班族青睐,青城后山也已经出现多次游客私自进入非游览区域,发生迷途的事件。甚至需要动员派出所民警、民兵等进行大规模搜救。“非游览区域山路陡峭甚至没有路,非常危险。”杨继涛说。

在接到报警后,110迅速将消息告知了青城山景区后山管理处。巡逻队副队长杨继涛正在值班,得知消息后,他第一时间与黄建通了电话。首要的是确定印度游客此时在山上的位置,由于天色已晚,黄建等人都不清楚身在何方。“这是最危险的。”杨继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“他告诉我,他们过了索道站和一个可以乘船的地方。”通过黄建的描述,杨继涛判断,黄建和印度游客应该位于飞泉沟内的翠映湖附近。

青城山景区后山管理处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这样的救援,每年都要上演一二十起。

“我们这次遇险,一个重要原因是没有能安排好时间。”黄建和vineela都这样认为。“这次事情也给我们深刻的教训,以后登山一定要事先做好准备。”vineela说,“以后有亲友来成都,一定还带他们去青城山,但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青城后山有五龙沟和飞泉沟两条不同的上下山路线,尽管黄建的描述和杨继涛的初步判断都指向飞泉沟,但为了保险起见,管理处正在值班的5名工作人员还是被全部动员起来。杨继涛和王浩一队从飞泉沟上山,另一队三名队员从五龙沟上山。临行前,救援队员都带上了多部手电以及用于御寒的衣物。

杨继涛一边用手电照着眼前湿滑的山路,一边不时通过电话与黄建沟通,确定其所在的位置。山上信号并不十分稳定,黄建的手机一度无法正常通话,电量也越来越少。上山和下山的人们,都感到越来越紧张。

一个多小时后,杨继涛手中的灯光终于进入了印度游客的眼中,在杨继涛的引导下,黄建一行安全顺利地下山。由于巴士早已收车,为了送这些已经饱受惊吓的游客早日回家,巡逻队又用巡逻车把他们送到了快铁站。

这场雪是青城山今年来的第一场雪,从30日晚间就开始下,到周六早上,青城后山景区已经有不少积雪。黄建和印度朋友们一路步行上山,一路欣赏着雪景。“我们都非常兴奋,用手机拍了不少照片。”vineela说。

一大早,一行8人搭乘动车出发,到达青城山车站已近上午10时,随后他们坐巴士去青城后山景区。刚下巴士,眼前的雪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,vineela和prem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他们分别来自印度海德拉巴和班加罗尔,家乡天气炎热,这是他们第一次亲眼见到雪。

7位印度游客中,有5位和黄建在同一公司供职,从事it相关工作。vineela来成都工作生活已经三年多,而prem来蓉也有两年多。这次郊游的起因之一,正是因为vineela的丈夫和prem的妻子恰好来成都探亲。“以前大家聊天说起过青城山,于是决定去青城山玩。”黄建介绍说,他是这个团队中唯一的本地人。

漆黑一片的山路上,黄建和另一位印度朋友的两部手机是唯一的光源。只有这两部手机有手电功能,但手机的微弱照明不但难以照亮前路,更为严峻的问题在于电量———游玩一天,拍了不少照片,“我的手机当时只有不到30%的电量。”黄建说。

直到傍晚,黄建和他的印度朋友们还在半山腰,此时天色越来越暗,下山道路又缺乏照明,原本欢声笑语的路途变得越来越紧张。尽管他们还在鞋子上绑了草绳防滑,但仍有人滑倒,一位女游客还扭伤了脚,只能在路旁捡一根树枝临时作为拐杖。

晚上7时30分左右,天色已经完全变黑。尽管手拉着手,但面对脚下湿滑的阶梯,8位游客下山的步伐已经越来越慢。“害怕、绝望。”对于当时自己的心情,vineela用了这两个词来形容,“只希望能够平安回家。”

“当我们看见从山下而来的几束灯光,意识到这是前来帮助我们的工作人员时,心里的恐惧和绝望一扫而空。”